发新话题
打印

姐妹一家亲

姐妹一家亲

到了那天晚上,妹妹洗了一个澡,就先自己进到房间?,妻子对我努努嘴,我转头看看妹夫,他面无表情地坐在客厅沙发上,故意盯着地面不看我,嘿嘿,真是欲盖弥彰啊。我蹑手蹑脚地推开门,卧室只开了一盏小灯,妹妹全身裹在被单?,双眼紧闭,脸颊潮红。
6 _1 l2 N  C- K$ A  我把房门关上,轻轻拉开她的被单,果然什麽也没穿,先是雪白的肩膀,然後是丰润的乳房,小巧的乳头,结实的小腹,杂乱的阴毛,最後是浑圆的大腿,修长的小腿和胖嘟嘟的脚丫儿,我的眼光扫遍她的全身。
- T  u/ Z" J1 s/ S% `  妹妹的身体全部暴露在我眼前,白皙的身体如同一只献祭的羔羊,面对播种大神,玉体横陈,毫不设防,我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,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。
5 k$ z* |* T  o/ L/ `  她的脸庞更红了,呼吸也更快了,乳房急促地一上一下,两只乳头如同两只小船,在汹涌的海面上起起落落。# O4 O, T. Q1 F- Q' N
  我一手兜住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乳房,她轻轻「嗯」了一声,身体一下绷紧了,手不自觉地擡起来,抓住了我的手腕。我感觉到了她的僵硬,毕竟,她不是那种思想开放的女人,要不是为了孩子,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碰别的男人,现在赤身裸体地躺在另一个男人面前,任他玩弄自己的乳房,难免要浑身紧张了。& T) I& E' j( J" k: w. n( F
  我忍住满腔的慾火,故作温柔地侧躺下来,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脸颊,轻轻揉起了乳房。她的乳房比妻子的丰满,虽然躺下了,仍然有紧紧的两大块,由於没有哺乳过,乳房很结实,揉在手?极有弹性,说实话,比妻子的强多了。我绕着她的乳房轻轻划圈,从左乳划到右乳,右乳再划到左乳,慢慢地,她脸上的表情自然多了,我知道,她开始放松精神,准备我的插入、授精了。
; ?8 {, l+ k% T% }  我一手仍然揉着乳房,一手开始往下游走,先是顺着身体外侧,慢慢滑过她的腰肢,屁股,大腿,抚摸了一会儿,分开她的双腿。这次妹妹没有抵抗,略略张开了双腿。我的心一阵狂跳,哦,她已经准备接受我了!我伸手在洞口捞了一下,却没有发现水情,於是退下手来,仔细抚摸大腿内侧,大腿软乎乎的,手感好极了。
5 Z& [2 |) j7 V, D  妹妹开始有了一点舒服的表情,我腾出手来褪下短裤,牵引她的手放到我的鸡巴上。鸡巴滚烫滚烫的,妹妹马上明白碰到了什麽,闭着的眼睛动了一下,合拢手掌握住了鸡巴,时不时还轻轻捏几下。我抱住她的身体,开始吮吸她的乳头。4 w0 v3 R0 H/ i0 n6 S
  乳头迅速挺立起来,我陶醉地闻着她的体香,从乳房一路向上,吻遍了胸脯,脖子,下巴,鼻子,眼睛,不过,没敢吻她的嘴唇。
0 h5 ]4 r% K- ?( x  妹妹的反应更大了,嘴?开始模糊不清地哼哼了。一切顺利,我继续吸着乳头,翻身压上她温暖的身体,硬梆梆的鸡巴直接顶在软乎乎的小腹上,双腿不慌不忙地磨蹭着她的大腿。再次侦察洞口,洞口湿乎乎地很光滑,我摸索着拨开两片阴唇,手指伸入插了进去。妹妹身体遭到入侵,屁股一紧,「嗯」地一声,抓紧了我的手臂,而我则是一阵狂喜:?面已经泛滥了!* k) N5 W: y% O8 z/ l' J
  我立即拉过一个枕头,垫到妹妹的臀下,既是为了做爱方便,也是防止精液流出。妹妹睁开眼睛看了一下,明白了我的意思,胸脯剧烈动荡起来,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双腿打颤。她很配合地擡起屁股,让我垫好枕头,我跪到她的双腿之间,举起她的双脚,亲了几口阴唇,一手撑开阴唇露出洞口,一手握住鸡巴准备插入。0 a7 v6 U+ M4 n0 E5 O; i
  就在这时,妹妹哼地一声,抓住我的手腕,我一楞,说:「怎麽了?」妹妹断断续续地说:「不……我好像……还不行……」水都这麽大了还不行?我拉开她的手说:「行了,行了,别怕,你早就行了。」对准鸡巴就捅了下去,但刚刚进去一点龟头,她飞快地抽回双腿,一个翻身往右边侧过去,双手紧紧护着洞口,不清不楚地喃喃自语:「不行……不行……还不行……「这关键时刻,哪肯让她节外生枝,我贴着她的後背躺下,一手托起她的大腿,鸡巴对准洞口,又一次用力戳了下去。妹妹又是「啊」地一声,往床的那边滚去,这次叫得响多了,房门一开,妻子和妹夫立马闯了进来。真是奇怪,这时候妹妹居然飞快地拉过被单,盖住了身子,难道对自己的老公和姐姐也不好意思吗?弄得我也条件反射地摀住了鸡巴。5 L. \* G7 N5 T8 j
  他们来得这麽快,我真怀疑他们一直就蹲在门外面,妻子立即问道:「怎麽了?」妹妹好像已经说不出别的话了,只会翻来覆去地说:「不行……我不行……」这下妻子不高兴了,说:「你看你,要播种也是你,不行了也是你,上次都进去过了,这次怎麽不行了?这次不搞了,你们不就……白白那个了吗?我跟你老公不是白白牺牲了吗?啊?」妹妹紧紧地摀住床单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可怜兮兮地看着她,妻子心又软了,坐到床头抚摸着妹妹的头发,说,「好了,小妹,事到如今,咱们也只有继续了,你别想那麽多。」她一招手,让我也坐过来,握住我的阴茎对妹妹说,「你看,也就是让这东西进去一下,也就是进去捣鼓几下,喏,你摸摸看。」刚才那一通折腾,鸡巴本来已经软了,妻子拉过妹妹的手握住鸡巴,它顿时又兴奋起来,在她胖乎乎的小手?一跳一跳又硬了起来。; h) x8 J  o( F1 m2 s) C, M- O  t
  妹妹目不转睛地看着它,伸出的胳膊带出了半个乳房,在小灯的光线下照出一个球形的阴影,我的鸡巴涨得更快了,龟头挣脱了她的手掌,泛着紫色的光泽挺向她的脸庞,似乎一只手掌都握不下了。$ T( r3 x5 ?& K* A9 B" m2 |
  最後,整根阴茎硬到极致,居然往上翘了起来,--这可是个高难度动作,我只在十几岁时才能把鸡巴硬成这样,连第一次跟妻子做爱都没这麽神勇,想不到在小姨子的刺激下,鸡巴居然也超水平发挥了。或许也正是因为当着妻子亲近她的妹妹,这才显得格外刺激吧。
5 U0 n" s6 D8 N6 @  我忍不住抓住妹妹的手,在鸡巴上轻轻撸了起来。妻子继续谆谆教导:「你不是自己说过,就当它是手术刀吗?也就是划两刀嘛,划两刀就好了,还根本就不疼呢。」妹妹本来很顺从地弄着我的鸡巴,这时突然抽回了手,说:「不是的,姐姐,我原来也是这麽想的,就当它是手术刀好了,谁知道脑子?想的是一回事,身体反应又是另一回事,他要那个……进来的时候,我就是身不由己,就是没办法让它进来。」妻子没想到还有这种理由,不以为然地说:「唉,你也想开点嘛,就当是你老公好了,男人那东西,不就那麽回事吗?」我「噗哧」一声笑道:「这话说得,好像你见过多少那东西似的。」妹妹也跟着笑了,她们其实是一个家教很严的家庭,我和妻子虽然婚前就有性关系,但那时我们已经决定结婚,而且她也还是处女,这一点妹妹也很了解姐姐。妻子瞪了我一会儿,忽然一转头转向妹夫,双手一扯就把他短裤扯了下来,然後直接抓住他的阴茎,把妹夫牵到灯前,说:「看看,看看,你们仔细看看,有什麽不一样?」我们三个都惊呆了,没想到她做出这种事来。妹夫一直站在旁边一声不吭,看着妻子动员妹妹,忽然一下被扒下短裤握住阴茎,顿时给搞得手足无措,尴尬地「啊啊啊」着,说不出话来。1 s0 @, I% F9 }6 L! H8 e4 o3 X
  妻子刚刚三十出头,虽然没有妹妹那麽丰满肉感,却也长得高挑苗条,加上一条笔挺的鼻梁,两只大大的眼睛,在大学舞会上常常迷倒一大片。
* z: b& e& n! J: Q" b7 T5 H9 ^, L  将心比心,既然我对小姨子充满性幻想,妹夫对他这个大姨子大概也会有点想法。今天因为是到妹妹家,妻子也穿得很随便,上身是一件粉色低领T恤,下面是一条白色短裙,妹夫被她一扯,正好站在她的面前,从上往下看下去,至少能看见半个乳房,而他的小腿也已经蹭到妻子身上最性感的部位:那两条结实修长的小腿,妹夫脸色发红,呼吸加快,鸡巴以不亚於我的速度涨了起来。
: v) x' t; J8 T" {$ S8 v+ I5 ]- Q  这时两个鸡巴并排挺在灯下,我们俩身材差不多,鸡巴的货色也差不多,但妹夫因为胖一些,在大肚子的衬托下,阴茎就显得小一些,而且根部有一部分已经埋进了肚子?,实战恐怕就捅得没我那麽深。
; u, Z, L# L" m4 J! D  另一方面,我因为割过包皮,龟头和阴茎之间的过渡看上去就没他自然。( z# t- [6 }" y# [% o3 U
  妹妹看了两眼,期期艾艾地说:「嗯……没什麽不一样……」妻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,得到妹妹的答案,连忙松开手,红着脸说:, f3 W( U* a$ W6 s: S! {
  「嗯,那,我们继续吧……」继续?还怎麽继续?我正在心?苦笑呢,谁知道妹夫经过刚才的刺激,倒先把持不住了,马上接口说:「要不还是我先进去吧,姐夫你过会儿再进来,放心,一定不射了。」然後连忙握住那根硬梆梆的棍子,绕到床的另一头,掀开被单扶起妹妹的双腿,稍微对准一下,很平滑地就插进去了。# \0 k+ M) E9 K# v- q% t0 s
  妹妹脸上的表情动了一下,似乎很舒服的样子,我和妻子知道,插入的效果很好。妹夫刚才看来是太受刺激了,哼哧哼哧喘着粗气使劲抽插。
" E# _3 G3 ~# K0 |  ?  妹妹脸上微微出来一些笑容,看我们在看她,不好意思地把眼睛闭上,但仍然配合妹夫的节奏低声哼哼着。
1 r3 }5 `4 d3 e- Q% N! b4 F  机不可失,我连忙也掀开被单,轻轻揉起了妹妹的乳房,妹妹轻轻抓住了我的手腕,但却没有阻拦的意思,反而主动带着我的手揉起了自己的乳房。她脸上的笑意更多了,要不是妻子在旁边,我真想凑上去亲她一口。& n6 [) l$ c3 Q! ]) _
  这时候下面一动,低头一看,原来妻子伸手兜住了阴茎,她两眼盯着妹夫和妹妹的结合部,一手托着红扑扑的脸庞,一手轻轻套着我的宝贝。( ?! t+ f* R0 j. l0 c/ H2 i
  妹夫发现妻子在看他,干得更加起劲了,还擡起头来盯着她,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。妹夫这一笑,连我都看出来了,他简直就是在说「怎麽样?0 j* S' v. o) A4 X; x  p
  妻子不知道该怎麽好,只好转头看向床头,却看见我正在专心致志地抚摩妹妹的乳房,不禁酸溜溜地说:「你们倒是各得其乐,--好了,当心别射了,该干正事了。」妹夫听到这句话,「嘿」地一声拔了出来,跌到床边说:「好了,姐夫,你快上,不然真的又要射了。」妹妹早就给他干得脸色潮红,感到下面一空,眼睛睁了开来,满是期待地看了我一眼,连忙又扭过头去把眼睛闭上了。
( T. l; Q* P, }' \/ ^8 J  我给她这一眼看得豪情万丈,提起鸡巴雄赳赳气昂昂蹬上床,如同提了一条千锤百炼的铁棍,恶狠狠地一棍子捣了下去。
  v; H; Z5 I1 h1 d7 G/ S9 c7 S5 x  妹妹「噢」地哼了一声,不自觉地提起臀部,迎合着棍子,脖子使劲往後仰下去,双手紧紧摀住了我的腰部,随着我的动作,每插一下,就拧一下我的肌肉。2 K8 m, D! E) c$ s$ t0 f
  憋了这麽长时间,一旦真的插进去了,我赶紧抓住机会,一口气连插好几十下,一次比一次快,一次比一次深,小腹不停地撞击她的阴部,房间?都是「啪啪啪」的声音。
7 f& H3 P* N- t6 M: h% L  大概是因为老公和姐姐在一旁,小妹紧闭双眼,紧皱双眉,连嘴巴也闭得紧紧地一声不吭,任我使劲抽插。我连干了一百来下,她什麽反应也没有,也不知到底感受怎麽样,浑身上下唯一在动的,只有那一双硕乳堆在胸部,随着啪啪啪的节奏,每撞一下就跳一下,上下浮动,格外性感。+ @& p4 g' W; T' p- m
  我顿时又来了兴趣,於是变换一个姿势,把她双腿分开绕住我的腰部,上身伏下去压住她的身体,让两个胸膛亲密接触。5 L( b6 V& N5 K4 c6 L) d5 ~
  妹妹仍然不敢睁开眼睛,但却从我的变化?很准确地猜到了想要的姿势,她配合地张开双臂,搂住我的脖子,然後把脸偏到一边,好像即使闭着眼睛,还是不敢看我似的。
! n) B0 J. D( n$ l  我移动臀部,试着动了两下,发现角度不对,刚才变姿势的时候阳具虽然一直呆在洞?没出来,但现在我们的身体几乎平行,鸡巴被身体带出来一大半,剩下也就一点点龟头在?边,稍微一抽就脱出来了。
! }8 p7 j  q& A! y0 J9 ], [: T  我这才想起来,刚才进得太着急,忘记垫枕头了,我舍不得离开那对乳房,仍然趴在她的身上,伸手扯过一个枕头,凑到妹妹屁股底下。妹妹终於睁开眼睛看了一眼,看到我因为是反手,不方便把枕头塞进去,於是也松开我的脖子,接过那个枕头,乖乖地翘起臀部,把枕头垫到身下。
& ^+ [$ c6 N( S' \% x2 O  妹妹的视线顺便瞄了一下妻子和妹夫。本来说好让我们自由发挥的,但不说我也知道,其实他们很不甘心的,刚才抓住机会闯了进来,现在就赖在房?不肯走了,脸上表情半是酸楚半是热辣,看着我们的现场秀。5 F8 m" S4 {" L
  我也顾不上他们的眼光了,扶住硬邦邦的棍子,又一次插了进去,虽然洞口已经被枕头擡起了不少,能感觉到妹妹也在用力挺起臀部迎合鸡巴,但我们的作案工具还是构成了一个不小的夹角,没法进得很深。
! _$ j$ x$ ]5 m0 p  不过我的注意力已经移到上半身,贴着她软绵绵、热烘烘的乳房,我的乳头蹭着她的乳头,乳房被我压得扁了下去,包裹着我的胸膛,一大块温香软玉之中,还有两个坚硬的小颗粒,刷刷刷地刺激着我的乳头,传来一阵又痒又麻的感觉。7 X! _9 ~1 F' B8 P
  我抱住她的身体,陶醉地伏下头去,贴着她丰腴白皙的肩膀,浑身沸腾的热血化作一阵阵的热气,呼呼地喷在她的肩膀上。
# m; E  s2 i! X! }7 z: \  伏下来以後,下面的感受又强烈起来,妹妹是丰满型的女人,腹部柔软而富有弹性,随着臀部一进一出的动作,我一上一下磨着她光滑的肚皮,两团阴毛也互相纠缠,如同砂纸一样擦着对方的腹部。4 W+ \* U6 q6 M. k' y0 `0 c
  由於姿势的关系,下面阳具与阴道绷成一个有力的锐角,进得并不多,却也进得更有力,如同一根棍子斜插进去,根部紧紧地撑着洞口,龟头紧紧地顶在肉壁之上,每抽一下似乎都把阴道带出来一点,每顶一下似乎都把阴道顶弯一点。! l" O  _& G* n; d' \( p6 ^: s
  我慢慢地抽送着,沈浸在全身心的享受之中。妹妹似乎也忘记了老公和姐姐的存在,搂住我的那双手在我背上慢慢抚摸起来,看来也开始享受性爱了。! g% U& ~' H$ }, T' H" q
  我忽然想起来,妻子最喜欢九浅一深,这样有节奏的变化,她说比一味快攻还要刺激,说不定妹妹也有这个爱好。
! v  g& w) Y$ [; c2 S2 r  於是,我打开她的双腿分在我的身体两旁,双手扶住她的小腿直起身来,让阳具正对洞口,轻轻插了几下,然後突然发力,狠狠地一插到底。现在我们的身体基本垂直,鸡巴与小洞的方向完全一致,这一下猛地插到了最深处,小妹猝不及防。「啊」地一声叫了出来,条件反射似地猛一甩头,满头秀发哗地一下甩到一旁,摊开的双手一把揪起床单,身体也紧张地拱了起来,似乎准备应付我的下次进攻。0 e& G4 t" o, Z* _$ e$ y( `
  但我却没再用力,又轻轻地抽送四五下,等她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,突然又是一记大力急捅,妹妹顿时又是「嗯」地一声,我的眼睛余光看到,连妻子和妹夫都似乎动了一下。4 a% b2 C% l  G8 h; Z
  九浅一深说是九浅一深,实际上根本不能九比一,我跟妻子实战一般是四比一或者五比一,不然女性就等得太着急了。在妹妹身上我也改成了五浅一深,她很快适应了我的节奏,而且每当我深插一次,她还像刚才一样,情不自禁地哼上一声。
& I' D& _' |* M: W4 U4 V% a  整个晚上她一直像个睡美人一样任我摆弄,这下终於哼哼起来,对我的热情真是火上浇油,身体?的慾望喷薄欲发,我立马调快了速度,从五浅一深到四浅一深,从三比一再到二比一,最後乾脆就一深一浅了。; |: C+ C- q' X, ?% F4 e3 Y
  每调一次速度,就带来一次意外提前的深入,毫无准备的妹妹都要大叫一声,然後随着速度的固定,叫声才又小了下去,变成低沈的哼哼。8 H) o& A. Q) j( i8 h
  我觉得这种变化的节奏很有意思,就在一次浅入以後,突然停住动作,抽出阴茎不动了。妹妹已经做好了一次深插的准备,嘴?「嗯」的一声都哼出来了,突然下面没了动静,连忙擡起头来望着我,眼睛扑闪扑闪似乎在问:「怎麽了?」我嘿嘿一笑,这才使出全身力气,把整个身体又快又狠地压了进去。# |: O7 j: @  D- m
  妹妹噗嗤一笑,「嗯“ 」地一声娇嗔,伸手打了我一下:「坏姐夫。」这姐妹俩真是一模一样,这招「突然落空」法,我也常在妻子身上用,每次她的反应也是娇嗔一声,笑骂一句「坏东西」。4 J$ ^  L) Z) P) `
  我转过头去,想对妻子飞个媚眼,谁知道一看之下,她正握着妹夫的鸡巴轻轻撸动呢。我跨下的动作慢了下来,--这是我的妻子吗?虽然她老公在干她妹妹,可那是早就说好的,是为了造孩子而不是为了享受啊,虽然她已经摸过那根鸡巴,可那也是为了合作不是为了享受啊。在这种毫无「必要」的情况下,有什麽理由帮人打飞机呢?
- U+ w& @; E3 l3 G& K  妹妹感觉到了我的迟钝,顺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,妻子的动作也停住了,她低下头去,想要把手抽出来。但妹夫坚决地抓住了她的手,他也避开了我们的视线,但却毫不犹豫地抓紧她的手继续套弄。我在心?叹了口气,感觉似乎要发生什麽,可又没办法阻止,只好又把精力放回到妹妹身上,拿出加倍的慾望奋力插了下去,妹妹还在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边,被我突如其来这一枪,顶得又是「啊」地一声大叫。这次我也不搞什麽一深一浅了,次次都是一插到底,刺刀见红,妹妹再也忍不住了,大声呻吟起来。+ F7 e+ p7 m3 ?- i. ]! ^
  其实做了这麽长时间,她也早就进入状态了,但刚开始一直压抑着,就是为了维护一个「不为享受」的面具,忽然看到姐姐和老公反而先享受起来了,一下子打破了面具,再加上我又猛然加大了进攻力度,精神上的放松加上肉体上的刺激,就再也不是「嗯嗯嗯」地浅吟低唱,而是痛快淋漓地「啊啊」大叫了。
1 I* q. }" r$ F$ e8 y" F& Q  我只觉得全身躁动,充满了一种不安的激动,却又说不出有什麽地方让我不安,只能把全部力气都用到跨下,一浪高过一浪地冲击小洞。真亏了昨天有先见之明,先自己打了一个飞机,不然今天这样强烈的刺激,我恐怕早就射掉了。妹妹软绵绵地平躺在床上,双臂分开举在两边,小腿被我抓在手?,除了大声呻吟已经什麽也顾不上了。
5 l+ s; M2 R0 |( |  我看到妹妹如此的纵情享受着性爱,我的性慾急速增强,终於,我将浓浓的精液猛烈地射入到她的阴道内、喷灌到她的子宫?。
0 T1 a$ H) U$ R5 Y  意想不到的是妹妹十月怀胎後竟生下一儿一女的「龙凤胎」,我妻子在分享妹妹夫妻幸福的同时,也极其醋意地要我给她肚子也种下「龙凤胎」。- j0 q0 L& |# `. j
  【完】

TOP

发新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