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话题
打印

体检时色色的女医生

体检时色色的女医生

十六岁那年的开学日,班主任就要我们去做一件挺麻烦的事情。
! }: E4 r8 Y8 p, K0 _8 r  「健康检查」班主任推一推了眼镜,说「我们学校的门诊和附近的公共诊所约好了,在这星期会有医生来学校为我们做健康检查。我皱了皱眉头,想︰「健康检查呀……」健康检查原来也没有什么值得烦恼的,但听闻这一年的健康检查会有点不同。. m9 B0 k# _3 k# w. K, w) J  H  g
  除了去检查身体外,还必需证明自己发育健全。也就是说,要在素未谋面的医生面前雄纠纠的举旗致礼。这是多么令人尴尬的事情,尤其是我下面一根毛也未有长的情况下。7 M* I1 C' P# b* Y; E, `' M
  平日听那些猪朋狗友说猥琐话的时候,多少知道自己发育比较慢,不止喉结不太明显,下面更是寸草不生。但我又不想给人当小鬼看,所以体育课换衣服时,总是一个人躲在厕所格去换。要我在陌生人面前曝露自己的私,就算他是医生,也令我觉得非常难堪。! x& [7 v9 q5 n
  「记着!一定要去!」回头过来的班主任,大概看到大家一脸不耐烦的样子,狠狠地丢下这句话,我心里不禁叹了口气。
, M/ _. k* j- d) v( h1 w/ J  抱着早死早超生想法的我,趁着开学日当天下午没课,我就自己跑去教学楼后边的学校门诊去做健康检查。
6 ]$ V$ y9 t2 p" L2 {- i  推门而入,见到一位头发花白老医生,看来有五十好几了,抬头对我说︰「XX中学高一的吧?来,请坐那边。」然而指了指角落的一张木椅。
9 Q: p; M) y1 [! C3 k  「有带眼镜吗?」看到老医生起身走到我身前的投映机,我摇了摇头。
1 W. x9 |9 _2 A' U: c5 y( F  「嗯。那我们开始吧。」老医生笑着对我说,感觉上很和蔼可亲的,心里登时放松不少。对着这样和蔼的老人家,等一下那件事也就没那么尴尬了。
4 A% P1 ~2 x: B  C% x/ @  接着老医生打开投映机,又关了灯,然后要我读出映片上大大小小的英文字和数字。一时闭着左眼,一时闭着右眼,把映片上的字都读了一遍,最后要我在一个由很多直线组成的圆形中,告诉他那条线看来比较粗。前后大概花了二十多分钟。' V3 y! Y3 B. N
  亮了灯,老医生指示我坐到他写字的椅子,同时又问我要了学生证。
. Q% R% _- S$ @  f# P- }  「没什么近视。」老医生在病历表上抄上我的姓名学号等资料,微笑说︰「但散光挺深的,记着不要眼。」
/ {/ Q6 {5 w5 A. d: E  「嗯。」我点头应了一声,心想戏肉要来了,但却一点也不紧张。毕竟眼前这位老医师,年纪比我爸还要大了。# ]0 \* q# e' h/ z0 E
  「好了,拿这张表到旁边房去做身体检查吧。」说着把病历表和学生证一同还给我。
/ ]- y, S2 m) h: H  「咦?」我呆了一呆,心想验眼和身体检查不是一块做的吗?3 Z4 t& d4 B* k2 s: |( p
  「出门右手边第5间就是了。」大概看到我一脸疑惑,老医生以为我不知怎样走,声音还是那么和蔼可亲。* j* ?& h" e. X; w+ r( ~
  拿着病历表走到不远处的另一扉门,心想若这个医生如果比较年青的话,不知会不会偷笑我一根毛也没有,心情就不禁下着大雨。在胡思乱想下敲了门,隐约听到回应后就推了门进去。* m! a1 o6 D# O* l5 c  f% Q1 `( M
  「来做健康检查的吧?请坐。」眼前的医生礼貌地站起身来,向前的木椅摆了摆手,示意我坐下。
  E- i. V5 |% R1 @  但是我却呆住了,握着门把张开口,完完全全给吓呆了。因为眼前的不但是位年青的医生,而且还是一位年青的「女」医生。想到等一下要面对的情况,下着大雨的心情瞬间雷电交加,心里不停打,想着要不要说敲错门了,然后逃回家下次再来检查。
/ w" n5 X8 b$ D$ l  「来做健康检查的吧?来,不用尴尬,我是医生呀!」年轻的女医生微笑着对我说,并且亲切的走过来把我拉进房去。大概在我惊慌失措的表情中,猜到我的顾虑吧。
* N' V3 Q1 t7 }; x  「不用怕,我是医生呀。」我半推半就之间坐到椅子上,女医生从我手中取过病历表,微笑着重复自己的职业,希望消除我的顾虑。但我总觉她那专业的笑容下,给我一种「这下好玩了」的感觉。
" o5 `6 z" J: ~, H1 D  「原同学吗?我是黄医生。」女医生坐在前另一张椅子上看着我病历表,而我则唯唯诺诺的回应着。. q4 o/ X4 V- q  Z* g
  这位黄医生不算漂亮,但绝对和丑字沾不上边,脸尖尖的带着一副银框眼镜,看起来挺业的。脸上化了淡淡的妆,但还是看到眼角的一些鱼尾纹。想想大学再加上实习,到成为持牌医生到少也廿七八岁吧,而且学医比学其他要辛苦,有些鱼尾纹也不奇怪。大概是房间里开着空调吧,大热天时,白色的医生袍下却穿着浅蓝色的阔领毛衣,毛茸茸的看起来就觉得很和暖。
2 i' x% i+ T5 a  「好吧,请脱衣服。」放下病历表,黄医生抬头说。
  r+ R; i. J9 w% ?7 q5 H  「咦?脱衣服!?」这么快就进入主题了吗?胡思乱想中的我,突然听到这样一句,不禁吓了一跳。
6 S: ^0 M; G4 O% k4 F/ H  「你不会认为我可以隔着衣服做听诊吧。」黄医生打趣地说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大概觉得我的表情很有趣。$ o* x1 _1 s) N
  我低头借着解衫钮避开黄医生的目光,心中暗骂自己神经过敏。同时心中惴惴不安,想到等下要对这位陌生的女性,举起我光秃秃的旗帜致礼,一颗心就犹如悬在半空,一点也不踏实,不知如何是好。毕竟除了小时候家中母亲和姐姐看过以外,从来未给外人见过,更何况要举旗致礼?!心里紧张得要命,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「噗噗」乱跳,只希望等一会黄医生也会不好意思,然后大家随便混过去就算。0 M" V& s' w5 R& F& e' v
  冰冷的触感忽然而至,冷冰冰的听诊器把我拉回现实。黄医生一边把听诊器压在我的左胸,一边看着自己的手表在读秒。一会后,又移到别处,再叫我深呼吸几下。如此重复几次,最后巡例的用电筒照了照我喉咙,又摸了摸我那不明显的喉结。
4 S" |7 A! Z9 f8 o2 j2 p  「好了。」黄医生拿起笔在病历表上写字,但正当我要扣好衫钮的时候又制止了我,指着房里另一对门说︰「请脱掉鞋,躺在那间房的床上等我。」「终于要来了。」我心里叹着气,一步步走向那房间,心里颇有点到刑场赴死的感觉。* T: [' r" c8 ?7 e" i
  打开门,脱掉鞋子,爬上那纯白色的病床,静静的等待刽子手的来临。等待的时间缌是过得特别慢,我看着白色的天花板,体会着荆轲剌秦「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」的心情。「咯咯」的脚步声却突然响起,心里那种视死如归的心情立即灰飞烟灭,背脊一阵发凉,身体也变得僵硬︰「真……真的要来了!」6 a8 J$ ]* I9 B* x9 y$ h
  黄医生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床边,未语先笑,随手将病历表放在床边的椅子上,对硬化的我说︰「不用怕,只是作一些简单的检查而已。」我苦笑了一下,心想︰「我知,只不过我有个地方不太想被检查而已。」同时又再次希望黄医生会不好意思,大家含糊过去就好。/ t# b, P" }3 U+ x" o
  黄医生在我的右腹有节奏的按一下,然后问我痛不痛,我摇摇头。之后用同样手法在我肚上几个不同地方按了按,又问我痛不痛,我同样以摇头答覆。
: |5 a  {+ {* G* s  「嗯,起来吧,差不多了。」听到黄医生叫我起来,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我最害怕的事竟然没有发生。心情立即变成万里晴空,一个个烟花在心头爆开。我高兴地坐起身来,心想黄医生毕竟是年轻的女性,这种检查当然还是会害羞的,这样含混过去,大家都不用尴尬就最好。4 q$ ~. ~* i: M* o3 l
  「最后……」正当我要走下床,原来坐在椅上写病历表的黄医生却抬起头来,笑着说出这两个字。
. V& @. q: C& X4 j! c  「最……最后?」我喃喃地重复着,不安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。我看着黄医生那浅浅的微笑,背脊却在发凉。& }$ ~, r6 E2 k3 O& D
  「不安?为什么要不安?」我心想,是因为黄医生那笑容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吗?我在什么时候看过这样的笑容了?对!对了!那天同班的女生把我钱包丢下楼前,不就露出过同样的笑容吗?!
7 n5 X; r5 S, H1 T+ c7 W  「最后请把裤子脱掉吧,是最后的检查了。」果然……我看着黄医生那灿烂的微笑,却感到前途一遍黑暗。/ {5 F% L7 j2 ^3 X; ?$ d2 r
  「该来的,逃不了。」脑海中突然浮起这句话,我心想︰「这就叫宿命吗?」不由得有些唏嘘。
0 v' P" I2 p/ ~" P: X' l8 `  「不用怕,我是医生呀。快脱吧,脱一半就好了。」黄医生催促着我,眼中流出恶作剧的目光。
5 F/ I8 i% o, m# b) Q2 `  坐在床沿,我的手在催促声下伸向皮带,解开皮带时感觉却犹如替自己套上吊颈索。在无限羞耻的重压中,我向一位陌生的女性,展露出我那无毛的雏鸟。8 t$ Q4 P8 `. `' [6 A" L0 w5 W
  「咦!没有长毛吗?」轰的一声,这句话如大战锤般重重的敲在我的脑海。, t9 l( l* j) S9 \1 Z* d  M
  我低着头,不敢去看黄医生那略带惊讶的表情,右手不由自主地握紧。这一刻,我好想哭。4 v( E; ]& v+ l: B
  「不紧要。没长毛也不代表发育不健全。」可能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,伤害了我的自尊心吧。黄医生一边说一边摸着我的头,像哄小孩般哄我。但我只觉得我全身的血都像涌上脸上去了。8 y# Y4 f- ~. f8 j! z3 r8 h8 N4 l
  「平日会正常勃起吗?」黄医生温柔的问我,无奈地点点头。我想我的脸大概红得会发亮吧。# b8 n' _" p# ~4 G
  「那就请你表演一下吧。」黄医生用冰凉的手,轻拍我发烫的脸,语带轻松的说︰「来,闭上眼楮,幻想一下,向医生展示一下你的男子气概。」我依言闭上眼楮,其实我早就想闭着眼找个洞钻了,但展示男子气概这下就难到我了。虽然我努力回想在朋友家看到A片内容,幻想各AV女优在我面前裸体热舞,但我的小兄弟就是不动如山,一直不肯抬头见人。
/ U( L. T' T3 [- }& L' D7 T  「不举。」这两个字突然划过脑海。在女性前举枪致礼只不过是失礼,但若果在女性前举不起来,那可是一生的耻辱烙印,特别是她叫你展示一下男子气概的前提下。" \! l/ e4 e/ ~- I
  这下我可更急了,努力想像一切淫秽的画面。但我越急,那些画片越是变得支离破碎,最后反而真的不举了。
3 Q4 v9 _; J/ R8 ^/ M5 a1 L' D  e  「怎样?不行吗?」不知过了多久,黄医生终于开口说话了。但我却无颜回应,感觉就像斗败了的「小鸡」一样。' E' h  {6 E* z7 d) G0 k9 U
  「你太紧张了,放轻松一点吧。」黄医生站起身,拍了拍我的头,语调听起来却相当愉快︰「在确定你没说谎之前,检查可不会完哦。」捧打落水狗,就是指这样的情况吧。! a- M, p- [$ o& a7 J% k
  「等我一下,给你一些好东西。」黄医生摸了摸我那垂得不能再低的头,施施然的走了出去,然后是开抽屉的声音。7 J4 G, U4 o5 y- p% h: d
  回来时,我看见黄医生手上多了本杂志,她两手递给我时说︰「给你看,这样该没问题了吧。」- m, e! C  a& J2 ]6 b& `
  是PLAYBOY!!传说中风行全世界的NO。1色情杂志,我以前只在书报摊偷偷看过它的封面一眼而已,如今它却在我手上了。
4 O4 j8 u1 P; _% t( ^8 H  双手捧着PLATBOY,心里兴奋了一下子。忽然感到黄医生笑兮兮的注视着我,没有一点猥琐的意味,但总觉得她那眼神有点不怀好意,很令人尴尬。
) D% ]& x, ^: a  得到PLAYBOY的兴奋也一下子冷却下来,而黄医生则坐回床边的木椅上,摆了摆手,作了个「请」的姿势,那不怀好意的眼光却依然盯着我。- ?/ R7 t8 a! i$ `1 m  }
  我举高杂志挡住黄医生那令人尴尬的眼神,翻开第一页。一位身材一流的金发美女,穿着鱼网装展露出她迷人的身段。金色的长发,妖艳的绿眼,在浑圆高耸的丰肾下,用两指撑开她粉红色的私处,足以令任何男性热血沸腾。
. O9 }% Z- M% f7 _. P! \4 t  但我却没有,我的心神根本没放在那喷火女郎身上。总觉得黄医生那眼神正射穿厚厚的杂志盯着我,令人好不自在。- p, [1 F- o4 p& R) @# o! v4 Q
  一页页的翻过,书上的女郎个个都是性感尤物,但我感到那双盯着我的目光似乎越来越炽热了。飞快的从书边偷看了一下黄医生,果然是直直的盯着我看。
/ h& G) I! S, {, {! o, @  那不怀好意的目光,一直盘踞着我的心神,PLAYBOY那些动人的肉体正我眼中犹如走马看花一样。不知不觉间,就翻到最后一页了,但我的小鸟依旧雌伏在我两腿之间。6 o0 b2 J* |; W8 b( ^+ N5 P1 h
  「怎样?还是不成吗?」黄医生一手取过我手中的杂志时问我。而我现在却连苦笑也挤不出了。0 J" I' \" h  F0 U
  「没有骗医生吗?」黄医生站起身来,温柔的问我。我红着脸,低着头,恨不得自己现在脑溢血死掉算了。
  h8 U! ?9 `1 w% l% H# z+ V: N4 ]2 ]% T/ N  「真是没你办法呢……」黄医生笑了,危机感一下子涌上我的心头。
7 _! [1 r( g9 T: x8 ~  我记起了!我记起了!!那个眼神,那个微笑,次班上的女生要欺负我时,都会露出类似的表情的。
- P! D' ]5 h" S; K  「等我一下。」黄医生旋风似的走了出去,乌黑的长发在半空中画了个半圆,但一下子又回来了,手上已经多了一对乳白色的即弃型胶手套。
  J9 y6 V- D. e  看着黄医生穿手套的样子,我害怕了。次我看到那种表情的时,总会伴随着不幸的。乳白色的胶手套因为拉扯而略变透明,紧贴着黄医生修长灵活的手指,然后她又从衣袋中拿出一小瓶乳液,均浑地涂在双手。
  }: _( ^3 N1 `; g9 j: X( q  我心里狐疑着︰「难……难道要触诊吗?」! \! Z& b& k' j$ U; u3 e
  但举不起和捅屁屁没有关系吧?难道是传说中的前列腺按摩?看着黄医生站在我面前活动着手指,心想黄医生的手指那么幼细,等一下插进去也不会太痛吧?
! u" R1 k- y, T# v# _" h  心里胡思乱想,屁屁还不由自主的夹了夹。
/ m) e) \7 Z" p  「你准备好了吗?」黄医生俯下身来,几乎面贴面的对我说。但我这时却是完全听而不闻了,刚才的胡思乱想也消失得无形无踪,整个人都被一样东西吸引住……/ G4 }' P  `# t% Z% j' U
  「是乳沟!」我脑海中下剩下这三个字,黄医生那对雪白的乳球,在黑色蕾丝胸围承托下,形成一条深深的乳沟。我从医生那阔领毛衣处,看到了巧夺天工的雪山奇景。& f% ~, a: l/ X' w* Y. ]& X- p. P
  第一次看到女性丰满雪白的胸脯,我整个人都有点失魂落魄,完全不知时间是怎样过去的,只是贪婪地盯着黄医生漂亮的乳沟看。直到医生站直身来,我才惊觉自己的失态,双眼尴尬地往上看,心想医生一定有发现我偷看她领内春光吧?!
+ z  g! k+ v/ G% u$ L+ W  只见医生对着我笑了笑,说︰「我累了,我们可以开始了吗?」那恶作剧的眼神和俏皮的声音,倒像是在问我︰「漂亮吗?」「嗯……嗯。」我含糊的应了一声,见到黄医生又再替双手涂上乳液,大概之前的已经干了,意识到自然不知盯着医生的胸脯看有多久,连乳液都干了,耳朵就不禁发热。好丢脸!( Z" {0 S0 D7 w
  「开始了。」黄医生坐到我的身旁,柔软的身体像一样挨过来。毛茸茸的毛衣贴在我的手臂上,一种柔软带弹性的触感随着温暖传了过来。我反射性的闪了闪身,但医生却抱着我的腰把我拉了过去,将整个胸部都压在我的手臂上。然后在我的耳珠旁像呢喃般说︰「有试过自渎吗?」我不敢答,也答不出口。只觉得医生在耳边细语时,温暖的吐息弄得耳朵痒痒的,感觉很奇怪,不由自主的偏了偏头。但医生却执拗地要在我耳边说话,以炽热的吐息包围我的耳朵说︰「有?没有?这可是和检查有关的哦!」我勉强地点了点头,感觉脖子都在发热了,但黄医生却进一步问我更难堪的问题︰「那……你平时是怎样弄的呢?」
: E+ Q* V' j$ w  V0 D  我咬了咬嘴唇,涨红着脸坚决地摇了摇头。我看不到医生的脸,因为她贴我太近了,但感觉她似乎偷快的笑了,说︰「真是倔强呢……来!告诉医生,你平常是不是这……样弄?」
1 V; @$ |6 D' x# t4 W  一根冰凉的手指接触到的胸口,然后一圈一圈的在我上面两点周围画圆。手指画过的地方都因为乳液的关系而感觉凉凉的,但胸中反而燃起了一团火,脸上血好像聚集在胸口似的。( ^  H) E9 U0 h" n% ~$ @0 H, C# T# |
  「嗯,开始有反应了。」黄医生几乎是含着我的耳朵说,但我却对那湿热的感觉没有反应,紧闭着眼忍受胸间传来的麻痒感,同时心里强烈地怀疑着︰「检查真的是这样做的吗?」
! r# P! i5 {0 j+ D/ K" ^7 R  但我没有胆量问,也没有机会。因为医生的手指一下子划过我的腹部,在我的小鸟上盘旋。滑溜溜的手指首先从根部至龟头间来回游动,然后手掌整个握住阴囊搓揉,却不忘以指尖轻扫我大腿内侧。
+ s8 R( ?  G+ L. {! \; K  我的小鸟无意识的扭动,在医生的手间一点一点挣扎站起。无视我个人意志的发热,发硬,直到我感到下身犹如挺着一根烧红了的钢棒为止。0 U* [( n2 N# ]$ W; D
  「哦……不是硬起来了吗?」医生恶作剧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我也不禁松了口气。心中满以为这场充满屈辱的健康检查,会随着我兄长吐气扬眉而结束时,医生却一手握住我的枪身,并且上下套弄起来。' P7 J8 f9 r- j
  「明明可以挺的又热又硬,刚才却一直不肯起来。你说……你刚才是不是在装傻,骗医生疼你?」快感从下身蜂拥而至,白色的胶手套在乳液的润滑下,亳无困难地贴着我的枪管来回穿梭。无机的塑胶在敏感的龟头上留下一波波的快感。
4 w8 i" Z9 Q# ]  医生的纤手以略带旋转的手法上下套弄,到冠状更会稍加压力,身体在这种纯熟的手法玩弄下,上身不由自主地向后跌,挺起枪杆以寻求更大的快感。) M( Y8 ^  d& u! j5 v2 a
  手肘自我保护的撑着病床,看着医生双唇微弯的浅笑,我艰难的吐出一句︰「我……我没有……」
% O( b5 `% @" x; R! K# ?  「真是倔强呢。来……告诉医生,这样弄舒不舒服?」医生的手加快套,激烈的快感几乎令的要闭上眼了。但仅有的理性和羞耻感,令我把咬牙偏过头去,不敢回答她那耻辱的问题。眼角间看见黄医生蹙起眉头,略带责备的说︰「真是没你办法呢!医生我可不喜欢不听话的病人哦!」说着用力的捏了我的小弟弟一下。; l5 c- [7 H3 G! C# Y+ S, g
  「呀!舒……舒服!」我痛得大喊。. J1 g3 G, c! f
  「嗯!这才乖。」医生瞬间变为温柔的搓揉,刺痛的感觉化为一阵热流在枪身里扩散,中断的快感又再燃起。只见医生凑前过来,在几乎和我鼻贴鼻的情况下对我说︰「就给你一些只有乖孩子才奖励吧!」接着就以小嘴封了我的唇。
' C  W0 @9 z3 Z0 g7 u- `9 J  我双眼惊讶地瞪得大大的「这……这也是检查的一部份吗!?」但这念头很快就变得迷糊了,医生的舌尖似会分泌令人醉倒的津液,我的舌头被动地随着医生的舌尖打转,微微甘甜的感觉在口里扩散。而医生的手亦将套弄改为在龟头的冠状部分施压,但快感反而加强了。
/ G: |8 t6 o( L  「嗄……啊……」在快感的冲击中,我不禁从医生令人窒息的深吻中,仰头闭着眼长呼了一口气,一切好像变得有点不真实。医生的双唇顺势从我的颈吻到我的胸膛,然后柔软湿热的香舌就在左乳间舔吻起来。
9 I2 o3 x' D5 ~7 R  触电般的麻痹没有传到大脑去,却向流向钢棒的底部,和那里蓄势待发的麻痒混在一起,在那里形成一股难以抵挡的波涛。然后在医生灵活的手指引爆下,决堤般冲破在尿道间的关口……" C4 Y) w* f1 a, F8 p( b$ J- w& {
  「嗄……」我长唉了一声,双脚不由自由地抖震了一下。意识在一瞬间变得空白,完全沉醉于射精快感中。到我回神过来时,却看到医生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瓶子,把我射出来的精液都挡到里面了,并且由下至上揉弄我的肉棒,似乎要将里面的精液都挤出来。5 Y" M# E' G$ B' t+ ~4 t/ t
  「哎呀……这么快。触诊只好等下次再做了。」医生看着我剩余的精液从龟头滴下,略带遗憾的说。- _* k5 x3 U; i8 m/ C. H3 o; m
  「下次?」我疑惑的想了想,但很快就沉醉于医生揉弄肉棒所带来的余韵中。' P* o4 ]$ d$ I+ N/ e  Q8 Q: W
  最后,黄医生站起身来,略为整理了一下衣服,并将装有我精液的小瓶扭好,回复成我刚进房时的语气说︰「检查完了,请穿好衣服。」接着就走出去了。8 R4 i! n0 q$ f+ X
  这时我的理性也回恢复正常,强烈的疑问立即涌上心头︰「这……一般的检查不应该会这样做的吧?」但我不能肯定,我不知其他人举不起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做。看着医生在胸前留下的吻痕,我满腹疑问的穿好衣服。走到外面时医生正在写字写字,于是我坐到前的木椅,静静地等待。, \1 t% U3 h1 P1 Y& j' B
  「这……这个……黄医生,平常的健康检查也是这样做的吗?」等了一会,快要给疑问压死的我,终于鼓起勇气将问题说了出来。
, k5 d; \2 ]$ i8 \4 m  只见医生抬起头,托了托眼镜,以很认真的口吻对我说︰「当来验身者有这方面的困难时,我们一般会给予他们一些帮助,一切按本子办事。」眼楮却散发着奇特的光芒。# ~/ C- z: \& w9 ]/ r% Q
  「这……难道那个吻也是吗?」我心里嘀咕着,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似乎仍残留着那柔软温热的触感。但却在意医生刚刚那眼神,和坐在我旁边的女同学要骗我时的眼神很似。- G" C$ b. z! X
  我从思考中回神过来,却见到医生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,微笑着对我说︰「好了,今天的检查完毕。请你在星期日上午到我的私家诊所复诊。」说着给了我一张名片。' \: X7 ~8 A- q$ g! n' J
  「复诊?」我不解的说,难道我这样还不能证明我发育正常?
8 K0 J+ w- y% W0 c& ~- i  「没错。刚刚我听到你心跳规律不正常,最好到我那里详细检查一下,而且要来拿我另外会为你做的生育调查报告。」黄医生说着摇了摇上我的精液瓶。8 M$ r/ b$ V/ W  A
  心跳规律不正常?我不过是紧张而已!另外,原来是不用收集精液样本的吗?
0 `% Q" v* g$ B, v  k' g+ {  大概是看到我怀疑的目光,黄医生皱了皱眉说︰「听我说的就行了,我是医生呀!」语气略带责备,但接着却挽着我的手送我出门。关门时还笑着的提醒我说︰「星期日记得要复诊呀……我在期待着呢……」然后便消失于门后。0 Y. X; o) m; B$ T
  我看着手中的名片,黄医生的诊所是在市中心的,心想健康检查真的是这样做的吗?星期日的复诊,到底是去,还是不去呢?; q) b# |+ u( T8 X# }8 j
  【完】8 s& a/ ~% c: s4 [8 Q$ Q
  

TOP

发新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