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话题
打印

水中香艳

水中香艳

水中香艳
1 F6 O! W# l! e1 t* G  接过李虎递来的玉佩,梁菁菁柔声道:“她偷东西,怎么还这么嚣张?”
; |8 T9 Z: p0 m4 b+ o  花雨洁不禁轻笑道:“她不是嚣张,而是撒娇呢,看来夫君和此女有些瓜葛啊。”0 n) h5 N% R0 Q6 O! }( n/ Q
  “咦?你怎么知道?”
: n  R/ P2 F' D* g+ e! O; D  李虎问道,心中奇怪的很,花雨洁怎么可能认识李飞燕,又怎能知道自己和李飞燕之间的那点微妙关系。
) m4 Q# N( T+ X; T; c  在旁得完颜萍看了眼李虎,娇声道: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那女子看夫君的眼神就不一样,刚才在楼顶上,夫君你和她交谈,可不是审问小偷这么简单。”
$ a1 i" I. [/ Z. p  看着两个爱妻,李虎无奈的摇了摇头道:“你们可真聪明。”
# [$ }/ y# s' n! n; H" v5 s2 [( ]3 c  “你个大坏蛋,快点上来带我下去。”
2 f/ D, g: c4 X  李飞燕继续喊着。
, m4 G8 q$ p- E9 g8 U  梁菁菁看此情景,忙说道:“你还是快点带她下来吧,不然她一定被人笑死了。”
7 |1 p6 e& o; b* |" Y  m  “她是自作自受,敢偷你的玉佩,不让她吃点苦头,她下次还会继续偷东西。”
! s3 [; C+ y6 H: ~# \. b, e  李虎摇头拒绝道,他倒要看看李飞燕想干什么,以她的本事,从房顶上下来,那简直是轻而易举,何来自己上去带她下来。
! a/ {$ G0 m% G! Q8 j9 b8 o  李虎执意不肯,三女对视了一眼,花雨洁上前娇声劝道:“好了,夫君,那女子不是你认识的嘛,菁菁的玉佩又追回了,她不生气,你就带她下来吧。”
2 J/ w' q/ u$ [4 K/ V& h4 m5 d  “你不生气?”* b5 ~5 H6 D% Y6 b! B% f
  李虎看向梁菁菁问道。
0 G/ G4 W  J+ n3 [" W7 R) m- O: L1 u; P  她摇了摇头道:“不生气啊,玉佩回来了,她可能是无心的,为了生计吧。”
) Q, A1 g9 [6 u# d  李虎苦笑了一声,感叹梁菁菁这女人太大度,当然他不去带李飞燕下来,也只是做做样子,见三人都劝自己,李虎也无话可说,身形一纵,已飘上了房顶,眨眼间到了蹲在房顶的李飞燕身边。2 {+ k, X) O: d: s4 p
  “怎么?生气了。”
& h& {7 F/ L% v) |$ b5 ]  李虎见她不看自己也不说话,不禁低声问道。- G( ]- Z- H4 y8 N
  李飞燕发红的眼眸白了李虎一眼,赌气道:“是啊,我生气了,你有三位美丽的夫人,还上来管我这女飞贼做什么。”
1 G" H* I$ s3 [0 z0 J  李虎也学着她的样子蹲在房顶,在她身边轻笑道:“如果你不觉得丢人,那我就陪你一切在这丢人。”
  u& v+ o* G; q$ `  w/ E  “你,无赖。”8 ]5 L+ U. `& Q4 x$ ?  B
  李飞燕挪了挪身体,离得李虎远远的。
+ E# y3 ^% j* j  李虎却跟了过来,就在李飞燕瞪着李虎之时,却见他伸手像老鹰抓小鸡一样的把她提了起来,携在了腰间,那霸道的臂力根本是李飞燕这样柔弱女子不能抗拒的,她扭动着,却不能挣脱开来。
& q: U) `3 u/ }! N6 _! A  “好了,如果你在这样,我可不认你这朋友。”/ \$ k& B: x5 {. Y, e
  李虎冷冷说道。! ^* ~- H! U/ Z3 ]2 L8 G
  听他语气生气了,李飞燕也不扭动了,只是轻轻嘟囔了一句:“谁愿意做你朋友啊,哪天不知道就成你夫人了。”: @7 A% g) A5 X) X# G0 U/ f- `
  李虎笑道:“你要做我夫人,我可是来者不拒啊。”
) G2 x2 ?" v* h( g! \' q5 l5 b  “你……”
7 ?- `( |& a& U5 m: l  李飞燕哪想到他会听到自己细如蚊声的嘟囔,还没说话,人已被李虎携着飞了下去,她吓得闭上了眼。2 i3 t- u3 o7 P8 r7 }
  感到脚沾地,李飞燕才睁开眼,看到自己落到地上,双手却紧紧搂着李虎的腰肢,她脸一红的松了开来,更不敢去看李虎身边的三个女人。8 }# V- Q; K# }, B! ]$ q; t  J
  花雨洁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,她看得出李飞燕不好意思,就对李虎笑道:“夫君,天不早了,再不出发,怕赶路到天黑,遇到山荒野地啊。”* L0 n1 v7 w! r$ R4 d
  “嗯,走吧,飞燕,我们告辞了。”# Q# s: M  R. V1 A+ A
  李虎对李飞燕点头说了句,便与三女走出了街道。: `( g4 Y- }! v$ `; M. g& j0 `
  当她们上了马车准备往城门出口时,李飞燕的声音却从马车后面传了过来,李虎掀开后面的帘子,看到了站在马车后面的李飞燕,只见她低着头,双手捏着裙角。0 t+ j' [+ Q/ u: Y" W, w+ Q& x
  “怎么了?”8 Q4 D7 }  l1 a9 d+ T% }
  李虎大声问道。" f# y- T* Y( U2 {  k7 Q
  李飞燕这才抬头,一脸哀怨的看着李虎,反问道: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/ G9 `5 U6 Q( H  Q5 p7 B7 w/ `  听她这么问,李虎索性下了马车,到了她的面前,看着她笑道:“我去哪,你难道还跟着我去不成?”
9 y; J- t4 U1 h% v# E  “怎么,不行嘛,又不是没跟过你。”
) S! S% n% g2 i8 e. b  李飞燕低下了头,脸红的像秋天熟了的柿子一般。! g' J* B. A& P) g4 t# n- z% B
  “哦,我是去金国,你也去?”+ h6 d* ~' ?4 g. s1 p0 o
  李虎平静道,他看得出,李飞燕对自己的那点感情,就和自己对她一样,都不想点破,李虎善于主动,但与李飞燕再次重逢,他却只想是造化弄人,或许与她是没结果的。
; O* d# w1 G2 r3 L# f  李飞燕眼眸一亮,娇声道:“嗯,我去,金国,我长这么大还没出过大宋边界呢。”
: t: g2 N" p2 U2 O/ _' J8 u  “那你父母呢?”
7 Y4 q9 J- _' Z& b  l$ J, O1 }; G  李虎不禁皱眉道。
/ |5 g. W$ s" b7 D  “我从小父母双亡,哪来的父母。”
/ ^) q2 M6 \3 m: I& Y& a3 M+ j  李飞燕面无表情的说道,好像父母双亡对她来说,根本没任何影响。
  ^, Y2 k3 `& [; ^  y& f2 h  李虎咦道:“你不说你来咸阳找你的亲人?”
' `" H, L7 @) H" D  李飞燕摇头轻声道:“骗你的。”3 W+ r+ T7 v% U2 e) i0 X9 x! D# H
  “你……”
5 [) C$ p* d/ ?0 X( Z+ e4 P  李虎无话可说,碰到李飞燕这样的女飞贼,她的聪明狡诈,简直比黄蓉也不差。
/ a  P  ?# {" o/ j  马车畅通无阻得出了咸阳城,一共两辆马车,随从护卫马夫共十人,加上李虎五人,李虎五人坐在大的马车上,李飞燕不时的与梁菁菁三人讲述着自己的过往,却丝毫不提自己在城里偷梁菁菁玉佩之事,而这一路上,也就她和完颜萍的话语最多了。0 E& j  t6 j5 {$ M/ G8 h
  星夜无尘,日月交替轮换,十五天的行程,虽有些枯燥乏味,但是在路上,李虎也会找机会拉着花雨洁和完颜萍在路边找个隐蔽的地方,互相解决一下生理需求的问题。
. g2 v2 A. ^$ i1 O  “夫君,再往前就是金国的赤牛山,过了赤牛山,就是我们金国的地界了。”
/ l# t6 f2 Q3 X0 Z6 i9 G0 ~4 ~  完颜萍激动的望着前方说道。
5 f4 B' |" R9 j" T. F* d* ^  李虎看了过去,前方几里地外,果然有一座山,那座山似是一头卧牛般,因为阳光的普照,那牛山被一层赤色光辉笼罩着,果然是名副其实。
  a: F9 a5 B& m# I  “萍儿,进了你的地界,你便先回赤哈,我们随后就到。”
& C+ J" K8 ~) L4 z' e  李虎交代道。: T( {: I: @( I' W. }* Z
  他在路上就已商量好了,要是跟着完颜萍一起回金国首都赤哈见她父王,必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梁菁菁和花雨洁与李飞燕,还有十位随从,武功都不济,所以他必须安顿好她们才行。& u# F' Z4 D' K7 x: j
  完颜萍点头答应了,她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,能做的,也只有暗中找自己的人来保驾护航,到了赤牛山,完颜萍单人骑马先赶往了离赤牛山最近的城镇,到了那里,她自然有办法回到赤哈。4 v- Y5 l* ]$ I. m
  在赤牛山脚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,李虎让随从扎起了帐篷,入夜,众人随意吃了点干粮,便都早早的休息了,因为这里地处偏僻,李虎便没让人看守,让他们早早的睡了。8 `4 J6 A& t0 X" v
  “洁儿,你和菁菁先睡吧,我去看看飞燕。”
" Z7 r5 w$ I  y& w! w6 q; E$ S  花雨洁忙说道:“去吧去吧,她一个女孩子,去方便,也挺害怕的。”6 [/ B9 l. _  z
  李虎嗯了一声,便走出了帐篷,可能晚上是喝多了水,李飞燕已方便了几次,而这次又出去了不少时间,李虎怕出事,才想起去看看。
% x+ T/ ?( J8 E' Q2 N* t0 n  帐篷周围是平地,而离帐篷三十米外,便是赤牛山脚的密林,看到那里传来火光,李虎便疾步走了过去,因为这时已是深夜,怕李飞燕怕黑,他就让她拿了一火把。
7 s3 R- b4 ?4 p* d) g0 C% p  走到密林边,李虎看到火把就在密林深处十米之内的一棵树上,李虎扯嗓子喊了起来:“飞燕……”* @% D, G; j! r- _
  这一声不大不小,但是声音落下,却没有回声,反而惊吓了林子里的鸟兽,乱飞乱叫了一通,李虎往里走了几步,眼睛一直盯着火把那片地,耳朵也竖了起来,但是只能听到鸟虫之声。
, K6 G4 K  z  }' X) c  “咦?人呢?”- a1 Q4 g4 u* I* k: Q
  李虎奇怪的自语了一句,脚步加快向前走去。4 p: B7 W& X( f
  到了火把边还是没见到李飞燕的影子,他四处看了看,在一棵树边看到湿痕一小片,看来是李飞燕小解留下来的,但是她的人却不见了踪影,李虎心中一震,暗道不会出事了吧。9 Z  }9 b) _% d- V
  拿过树上的火把,虽然有光亮,视线却依然受阻,四周看不到,也听不到一点声响,李虎大声又喊了两句,确定没人搭理,身形立刻一窜,上了一棵树上,向前一看,密林前方有一空旷之处,他仔细一听,前面还传来了哗哗水声。9 M$ P7 R' y$ m  w7 e% N9 P9 H
  下到地上,李虎便向前跑了过去,眨眼间出了密林,李虎才看到,原来这密林之中,还有一个水池,水池不大,只有一个篮球场大小,依山而成,倒显得很有意境。# M$ \) H1 X( B2 Q( X) L) G
  “好舒服啊……”
3 v7 i9 \) t' q6 _9 K  就在李虎四处观望时,突然前面传来一个女人声,那声音正是李飞燕得,李虎一惊,连忙灭了火把,既然她能发出这种感叹来,可见她绝对没发生意外,但是为什么会感叹,李虎不禁偷笑了起来。
, ?( t: W& h/ S" K$ h. O  猫着腰走出了密林,前面是一个石坪子,那上面还放着一些衣物,李虎悄悄上前,趴在石坪之后,往前一看,顿时眼睛一亮,李飞燕此时竟然站在那水池子里,因为月光普照,她的身形展露无遗。- S. d# f+ I9 h
  一张洁白平坦得玉背和露出水面的半对翘股,李飞燕正用手撩着水往自己身上,那姿态很美,水可能太凉,她每一撩,身体都微微的打着颤。
' j) y( L$ E5 y2 L  [  “好啊,我苦苦来寻你,你倒逍遥快活,竟然在这嬉水玩。”8 W; C4 n8 D+ D) T! K$ L1 l
  李虎暗气,悄悄褪了个精光,小心翼翼的翻过石坪,到了水池边,他走路悄无生意,连下水都没发出任何声响。9 K4 s9 ]: M$ c, g9 c- Y
  水确实很凉,但是对李虎这身体,却造不成任何影响,进到水里,他就潜了水,犹如一条水蛇一样的向前急速穿行,他已在岸上就确定了李飞燕身处的位置,在水里眼睛闭着,却也丝毫不差的一下窜到了李飞燕的身边。. w* F  E* N) p# C
  “啊……”' W4 d- U% R. }8 Z% w& T: Q
  李飞燕尖叫一声,低头看向水里,水里却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波水纹,在身边荡漾。
5 R2 b; s+ e5 E  `9 J7 P  李飞燕吓得捂着胸口,自语道:“刚才是条小鱼吗?可恶的,吓死老娘,我非把你们抓上来烤了吃。”! Q* p( z' P1 {( ^7 P
  就在她话音刚落,突然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踝,这次李飞燕绝对没有感觉错,那绝对是一双手,而且很有力道,她惊惧的想跳起来,那双手却猛地用力一拉,她整个人便向后摔倒了下去。, r% ^+ ]# g% ?/ M
  “妈呀……”
- ~; ?  J( Z) [8 V! o3 j0 \5 ]  李飞燕害怕了,在这密林水池里,不可能有人来,她会没发现,难道是水鬼。
0 q( d& v3 V& R1 b  脑中刚想起水鬼这种传说中得可怕生物,李飞燕突然感到腰间被一条手臂揽住了,才没让她整个人沉到水里,她一转头,看到左侧水里竟然冒出一个头颅,散落的头发和冒着绿光的眼睛,让她吓破了胆。

TOP

发新话题